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最爽的一次偷听
最爽的一次偷听

最爽的一次偷听


  那是1987年的事,刚才从学校出来参加工作。出差住进了沙坪坝的一个单位的招待所,条件很差,房间是用胶合板隔出来的,就两张木床,一张桌子。不过就住一夜就将就了。那是重庆的夏天,很热,快到12点了,还是睡不着。出房游荡到外面的平台上,那里凉了不少衣服,看到有一个红色的胸罩,心中一阵狂跳。不怕笑话,那时候还没开处呢,男女之事也是只从那时地摊上的淫书了解的。把那个胸罩摸了一把,薄薄的滑滑的,鸡巴一下就硬起来了。取了胸罩回房,正把它包在鸡巴上享受呢。就听到外面有人说话,值班的老太婆大声的说那不得行哦,又有一男一女在说什么。后来想想,那时候一男一女住是要结婚证的,那对男女要住进来怕是要做点工作,哈哈。闲话就不扯了,进正题,我把能记得的所有细节都写出来,以慰狼友。

  我是住靠平台的倒数第二间,外面那间还是空的。期待中,那对男女真的进去了。我把耳朵贴在隔板上,我日,听得清清楚楚。我尽量不弄出任何声音,免得他们知道隔壁有人。隔壁传来倒水声、女人高跟鞋搭搭的走动声。女人说好热啊我去冲个澡。女人的声音娇柔好听。跟着女人啊的一声,接着是唔唔嘴被堵住的声音。叽叽叭叭的亲嘴声还夹杂着悉悉唆唆的脱衣服的声音。我极力想象着那边的情景,一边紧紧握住裹在柔软的胸罩里硬得难受的鸡巴。男人在粗重的喘着气,女人也轻轻的哼哼。女人突然轻声一笑:饿涝。男人说:我饿涝,各人摸哈流了好多水。女人哼哼声大了起来,喘息息的喊把灯关了。跟到就是木床不堪重负的一阵吱吱嘎嘎响。女人哎哟叫了一声,男人同时也啊的一声。整的我心头一阵乱跳,就在离我二三尺的地方,一个女人被男人插进去了,那声音就在耳边,你说兴奋不嘛。接下来就是床板有节奏没节奏不停的响,男人粗重的喘息和不时爽快的啊啊。当然我的重点的女人的声音和根据声音想象现场的情况,床板响一下女人哎哟一声,那是男人在一下一下的插,这时候插得水响叽叽叭叭的声音都听得到。床板乱响女人嗯嗯不停的叫,那是男人插在里面扭动。被男人猛插的时候女人就啊的大叫一声。时不时还有两个人的淫言浪语。男人骂女人骚批婆娘,女人回骂骚鸡巴男人。男人问鸡巴硬不硬、大不大、日得舒服不。大概搞了三四分钟,里面动静大了起来,床板咚咚直响,。男人低声叫着我日死你骚批,女人象哭一样的大声哼哼。最后在男人啊啊的叫声中,女人真的大声哭了起来。那声音叫人心里发颤,在女人高潮的快乐哭泣中我也激烈的喷射出来。

  过后,两个人先后出去洗澡。上了床叽叽咕咕的说话,时不时亲嘴、说骚话。后来就听到女人又开始轻轻的哼哼。男人说来吃我鸡巴,女人说呸不吃。没一会就听到男人哼哼。我那个兴奋啊,不知道被女人吃是什么感觉,立马鸡巴就立正了。随着女人的一声哎哟,战斗又开始了。这一次有十多分钟,两个人好象爽得不行,男人急促的喘息、插到爽时啊啊的叫。女人不停的哭一样的唔唔的呻吟、时不时哎哟哎哟的叫。肉和肉的碰击声、床的吱嘎声、骚水的叭叽声。男人说妈批、日你骚批、插死你、批好紧、鸡巴硬不硬、骚批舒服不。女人说日我骚批、鸡巴日我、日死我、日得我好舒服。太乱太淫了。中间女人哭着来了一次高潮。在女人第二次哭叫中,那根插在她批里面的鸡巴和裹在柔软乳罩里的鸡巴一起射了出来。

  早上5点多,隔壁的淫乱声又起,重复着上一次声音,害得我又一次在精迹斑斑的乳罩上又射了一次。等隔壁平静后,我爬起来,冲了澡,把那只陪了我一夜的乳罩挂了回去。不知道它的主人收的时候会骂还是会怎么,嘿嘿。

  以后也听到过几次,不过只有这次最带劲最过瘾。
字数:1282
  【完】